十九樓的愛戀


我,叫秦岳,今年27歲,是一家技術公司的工程師,公司主要是為金融企業設計應用軟件。身高一米七四,身材適中,不胖不瘦,戴一副銀邊樹脂的高度近視眼鏡,臉兒長得很嫩,到公司三年多了,平時和金融、保險、證券行業的人員打交道,常常對人家大哥大姐地叫,熟了以後才知道比我還小著幾歲,日子久了,見了生人我都不大敢叫些什麼,生怕又鬧出笑話來。
去年五月,公司和另一家計算機公司合作,為一家保險公司開發新的應用軟件。為了趕時間,雙方共十多名程序員被送到這家保險公司開設的一家賓館,包了整棟十九樓,機器架設得像蛛網似的。這層樓是丁字形的,頂樓走廊左側是我們編程組,右側是保險公司人員的測試組,中間延伸出去的走廊是幾間倉庫。
吃飯直接到二樓餐廳,我們這些人都很懶,平時的消遣就是聽聽音樂,看看影碟,更多的是上網、聊天,無論男人女人,都不喜歡上街。
我的機器架在1909號房,我報到的時候一個穿白色體恤衫、淡藍色牛仔褲,梳著馬尾的女孩正坐在另一台電腦前輕快地敲打著鍵盤,她戴著副眼鏡,耳朵上戴著耳機,輕輕地哼著歌。
會務組的人把我介紹給她,她恬然地笑著,摘下耳機和眼鏡,轉過頭來,她的皮膚白晰,眼睛由於摘下眼鏡,微微有點瞇起來,嘴唇很薄,嘴有點寬,整個人看起來清清秀秀的。
我只是客氣地向她點頭微笑,她也回以淡淡的微笑,假假的,以致於我們兩個人都忍俊不禁,真的笑起來。
通過會務組人員的介紹,我知道她叫許盈,是另一家電腦公司的職員,今年28歲,(我驚歎於她的年輕,看起來像是23、4歲的樣子,其實她同樣驚訝於我的樣子不夠成熟。)她說話時聲音柔柔的,糯糯的,非常好聽,不像是本地人,如果本地女孩用這種嬌嬌柔柔的嗓音說話,一定讓人感覺太做作,可她只是用家鄉音說普通話,聽起來就很好聽了,後來我才知道她是雲南麗江人。
從那天起,我們兩個人在一間屋子裡工作,負責軟件的前期開發工作,【】有了設計雛形再交給下一組人,所以測試組的人整天往另一組跑,要求改這改那,而我們只要按照設計需求開發編程就行了,每天很少人來打擾我們。
兩個人漸漸熟了,我才知道她23歲時就結了婚,可是兩年後就因為常年在外面跑,丈夫有了外遇,兩人平靜地分了手。我們平常也一起聊聊天,更多的時間,是我上網泡MM,而她聽音樂。她的衣服好像總是不換似的,天天都是那件蓋住大腿的肥大T恤衫,淡藍牛仔褲。
一天上午,她出去了,我覺得腦子有點累,就存了開發的源程序,登錄上了網絡。這兩天總和她在一起,一直不敢上常去的網站。我熟練地敲入網址,登錄了一個情色網站,嘩,幾天不來,更新了好多內容。我多開了幾個窗口,等著笨貓打開美女圖片,然後從第一個窗口打開一部黃色小說,點了一枝煙,津津有味地看起來。
過了會,有點尿意,我就去上洗手間,每間屋裡都配了洗手間,大家熟了,我也不在意,就用她屋子裡的。
等我出來,不由心裡一驚,臉騰地紅了,她正彎著腰,站在我桌子邊上,彎著腰,點擊著鼠標,色彩艷麗的一幅美女口交圖正展示在屏幕上。我站在那兒,不知是過去好,還是藏起來。她發現我回來了,嗖地一下站起來,清秀的臉上也有點紅,不太自然地挽了拘鬢角的頭髮,嗓音柔柔地說:「好呀,看這種東西,真搞不懂你們男人,有什麼好看的?」說著鼻子輕輕皺了皺,俏皮極了。
我尷尬地向她笑笑,說:「呃…只是閒著無聊,隨便看看,嘿嘿,嘿嘿。」
她咬著唇,黑白分明的眼仁斜睨了我一眼,那神態,就像小鳥睇人,動人極了,我心中不由一蕩。她已經轉身哈下腰去,用鼠標點開了第一個窗口,用挪揄的口吻念著我在網上的註冊名:「蕭十一狼,中級會員,積分55,嗯,回復的是……啊,感情細膩,描寫入微,如果場景更新穎些……」
我紅著臉,又不好搶著去關掉,困窘的目光落在她身上,這才發現她今天穿的是白色T恤,紮在牛仔褲裡的,腰肢好細,兩道優美的曲線向下方延伸,宛宛然一具美臀,把淡藍色牛仔褲繃得緊緊的。通常幹這行的女人由於整天坐著,體態都不太好,屁股不是太胖,就是太瘦,像這樣豐腴、圓潤的優美臀部很少見。
她一面念,一面回頭向我笑,忽然發現我的眼神不對,看了一眼自已,發現自己正挺著屁股,以一種不太雅觀的姿勢在一個男人面前哈著腰,忙站了起來,羞笑著嗔道:「混小子,看什麼呢?」
我一驚,清醒了過來,看到她雖然羞紅著臉,倒沒有惱怒的樣子,就訕笑著說:「許姐,沒…沒看……」說著自已也覺得剛才表現得太明顯了,無法掩飾,訕訕地住了口。
許盈白了我一眼,回到自已座位坐下,神情恢復了正常,對我說:「好好幹活吧,兄弟,男人沒個正經的。」我無言以對,忙掛斷了網絡,眼角的餘光往她那邊掃了一眼,看到她一雙大腿也很優美,奇怪,以前怎麼沒有發現。
好一會兒,我才平靜下來,中午睡了午覺,下午還是懶懶的,玩了會兒極品飛車,百無聊賴,就上網下了一部李涼的武俠小說《矛盾天師》看起來,由於身旁坐著位小姐,我當然不敢再自討沒趣看別的。不過她平常不帶眼鏡,我如果看的是色情文章,她也不知我在看什麼。
許盈探頭過來,向我的電腦瞄了瞄,我謔笑著說:「看啥看啥,健康得很,你要想看,我告訴你網址,自已上吧。」
許盈柳眉一挑,悻悻地說:「去,沒點正經,我要想看,還用你說?我自已不會找嗎?我看的時候……~」她發覺說漏了嘴,臉上一紅,不吱聲了。
我好奇地問:「許姐,你也看呀?你常上哪個網站?」我在網上聊天,也有幾個無話不談的膩友,反正有網絡這張遮羞布擋著自己的面孔,誰也不認識誰,所以什麼都敢說,有個四川女孩就向我要情色小說,傳了幾部給她,後來乾脆告訴她幾個網址,在QQ上也交流過看後的反應。
許盈裝作沒聽到,看看我用READBOOK閱讀的那篇小說,又皺了皺鼻子,岔開話題說:「李涼?他的小說寫得都是小孩子,我比較喜歡金庸、古龍的作品,古龍的作品意境和文字都很美,金庸的作品更適合大眾口味。」
我接過話茬說:「古龍的作品我也每部都喜歡,金庸的小說『飛雪連天射白鹿,笑書神俠倚碧鴛』,有七上八下之說,至少有一半並不怎麼樣。」
許盈說:「誰也不能字字珠璣吧?《射鵰英雄傳》一部精品足以使他成為大家了。」
我笑著說:「喔,那部殘疾人文學?」
她好奇地問:「什麼?什麼意思?」
我向她解釋說:「那部書中的人物性格都有嚴重缺陷,是感情上的殘疾人,比如郭靖未出生已父喪、楊康是再婚家庭的孩子、黃蓉缺乏母愛、黃藥師中年喪偶、穆念慈全家得瘟疫,自己是孤兒,中神通王重陽是一個失戀的大俠,西毒和嫂子偷情,還有個私生子,南帝是紅杏出牆的犧牲品,北丐是貪吃的大英雄,周伯通是弱智,梅超風是死了丈夫的寂寞高手,柯鎮惡……」
我還沒有說完,許盈已經格格地笑個沒完,笑得紅雲上臉,對我說:「就缺德吧你,虧你想得出。」
我定定地望著她,幾綹秀髮垂在額頭,清秀的臉龐,小巧的鼻子,微微上翹的唇角……,我情不自禁地歎道:「許姐,你真美。」她秀眉一蹙,嗔怪地望著我,張了張嘴,看見我一臉真誠,感覺出我是真心地在讚美她,所以臉上閃現出一抹羞色,嘴唇抿了抿沒有說話。
我鼓起勇氣,又說:「你的嘴唇也很美。」
她裝做生氣的樣子,鼓起腮幫子氣鼓鼓地說:「得寸進尺了是不?」說著忍俊不禁,格兒一聲笑出來。
我涎著臉皮繼續拍馬屁,說:「嘖嘖嘖,一笑如黃鸝鳴柳,真是好聽。」
她紅著臉,睨了我一眼,沒有吱聲,我看得出她心裡很高興,就坡上驢,又說:「呵,只是不出聲的微笑,就已一笑傾城,再笑傾國了。」
她板著臉忍笑,故意問我:「我不笑,你怎麼說?」
我搖頭晃腦地說:「唉,這樣的美人,千萬別笑,不笑都讓人神魂顛倒了,一笑還得了。」
她再也忍不住撲哧笑出聲來,滿臉紅暈地搡了我一把,說:「去死吧你,跟姐姐我這麼隨便。」
我怔怔地望著她的美態,克制不住心中的愛意,緩緩站起來,有種要把她擁在懷裡,恣意親吻的衝動。
她警覺地看著我,下意識地拿起一個筆記本,擋在自已的唇上,只露出一雙溫柔的,帶著點夢幻的眸子,吃吃地問我:「你…你要幹什麼?不許亂來,我…我要喊人了。」
我看著她那副小白兔似的可愛模樣,被她弄得心裡癢癢的,可是她半真半假地威脅我,我倒是不敢放肆,靈機一轉,故意湊近她,使得她膽怯地向後仰,臉也再次紅了起來,才咳了咳,用奶聲奶氣的語調對她說:「我……,我……,阿姨我要去廁所,你在想什麼啊?」
說完我哈哈大笑,轉身就跑,許盈手腳倒是利索得很,腿飛快地抬了起來,饒是我逃得夠快,還是被她在屁股上踹了一腳,我哎喲一聲,假裝跌倒,引得她在身後發出一陣銀鈴似的格格嬌笑。
經過這麼一鬧,我們的感情親暱了許多,平常也開開玩笑,偶而我會講些黃色笑話給她聽,惱得她小粉拳捶著我,罵我色色的,不是好東西。
五月的天空,沒有初春時的風沙和冷峭,太陽很暖和,風清澈而柔和,樓下小區內的花草樹木在春末的風中搖曳,年青而充滿活力。這天,一場春雨後,空氣清新,路面卻很快被曬乾了。我靜極思動,跑到書店逛了逛,買了兩本C++語言方面的書,施施然地往回走,路過過街天橋,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,原來是她,一個賣盜版碟的小販正和她發生什麼爭執。
我好奇地走過去,站在圍觀的人堆裡看,原來她蹲在那兒挑了半天,沒找到合適的影片,要走時被小販攔住,說她呆了那麼久耽誤了他的生意,非讓她買幾張,而且要價也高了些,她自然不肯,我猜那小販是聽她是外地口音才欺負她。
我笑嘻嘻地在一邊看,她居然沒有看清我,清秀的臉龐有些漲紅,一著急,家鄉味更濃了,粘粘的,糯糯的腔調,同他爭辯著。
我看那小販手裡拿的倒也是新出的影片,就走過去說:「算了,算了,十塊錢三張,給我吧。」
這時她才認出我來,倔強地拉開我拿錢包的手,說:「不給他,太霸道了,你怎麼這麼膽小怕事?」
我聽了有些生氣,幫她解圍,怎麼反而顯得我膽小怕事了?那小販見生意又被她破壞,氣急敗壞地推了她一把,正推在她的胸口上,她的臉騰地紅了,羞急地道:「你……你這人……」
我見了,拽住小販的衣領把他忽地一下拎了回來,他身高和我差不多,長得比我還瘦,我心裡倒不怵他。只是想不到那混蛋反應很快,反手一拳打在我的鼻樑上,眼鏡飛了,我也懵了,鼻樑上刮破了一道口子,鮮血直流,那個混蛋緊接著又是一拳打在我的嘴上,嘴唇裂了,嘴裡有血腥味。
我渾身的血一下子湧上了頭頂,只覺得血流加速,以至於頭頂有種嗖嗖的酥麻感覺,由於我是高度近視,一摘了眼鏡,只覺天旋地轉,到現在我也想不起怎麼和他打架的,只知道後來是不斷尖叫的許盈在叫累了以後,才想起來拉架,被打得興起的我在肩膀上捶了她一拳,才把我拖走。
後來她告訴我,那小子可慘了,誰叫他留著一頭長頭髮呢,被我一把抓住,摁著不鬆手,他頭都抬不起來了,怎麼動手,被我劈頭蓋臉,連踢帶踹,打得夠慘,她跟我說起來時,眉飛色舞,神彩飛揚,好像是她那麼神勇似的。
那天回來,先應付了會務組的領導,就回屋去休息,剛剛打架時倒沒什麼,這時才覺嘴唇腫了起來,麻麻的沒什麼感覺,只有腥鹹的血絲味在嘴裡。她來看我,我想起她說我膽小怕事,就說:「我是個膽小鬼,你理我幹什麼?」說著就閉起眼睛不理她,其實也是不戴眼鏡,眼前發虛,看東西容易對眼,所以不好意思睜開眼。
她聽到我是因為她說了我一句『膽小怕事』才不理她,倒是又好氣又好笑,靜靜坐在我身邊也不說話。
屋子裡很靜,她坐得很近,我聞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氣,非常好聞,那不只是香水的味道,而是混雜了年輕女性的體香。
我側躺著,微微瞇著眼,睜開一條縫,看到她一條大腿就擱在我眼前,由於很近,我看得很清楚,乾淨的藍色牛仔褲細紋,而繃在它下面的那條大腿,一定很結實,腿形的曲線一定很優美,因為眼前的它是渾圓的,修長的,壓在床上的一面的形狀使我可以意會她的身體可能會多麼的柔軟、富有彈性。
我心跳快了起來,有點不好意思地仰躺著身子,看了她一眼,只是眼睛不自然,又閉上了。
說她蘭心惠質,一定不假,或者因為她也近視吧,她格格地笑了起來,跳